<
小文学 > 网游小说 > 兼职孟婆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诅咒之卷(15)
    水流很急,洞顶很低。我们需要压低身子才能安全通过。皮划艇容纳有限,船身吃水很大,我几乎是脸贴着水面的。

    水不深,但是水流有点浑浊,不像是深山幽静处的清澈无公害。照明灯下的水底似乎有东西在动。我用手电筒查看,原来是泥沙中有许多的鱼儿在游动。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神经绷得太紧了,这样的活水肯定会有鱼的。刚要收起电筒,却一晃眼看到水底有一块方正的碎片,不像是自然形成的东西,上面似乎还有花纹。

    但是船行度太快,还没来得及看清就已经过很远了。我猜测,这一代曾经有不少人居住,应该只是房舍的残迹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”贺之玲忽然抽痛似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王康问她怎么了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贺之玲脸忽然一红,摸了摸肚子支支吾吾自己没事,大概是着凉了之类的。然后凑到我耳边声“那个……我好像来了。”

    身为女同胞我秒懂,这是姨妈来了,这位亲戚可真会挑时候。我明白那样的痛楚和尴尬,可这样的状态下我用尽全部的脑细胞也想不到办法帮助她,只能跟着她干着急。

    “那个,一会遇到平坦点的地方咱们靠一下边。”宋沐寰忽然,“大家休息一下,也给皮艇补补气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他一眼,觉得他真是妇女之友,伟大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吧,咱们一口气冲过再休息吧,这艇挺好使的。”王康真直男也!

    我和贺之玲也不知道怎么,还是宋沐寰开了口“人有三急,王队。我想方便一下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我俩终于咬着话头,既然宋沐寰要方便,那大家都理解一下靠边吧,我们也都各自方便一下利于接下来的行动。

    于是船行到一处身子稍微能直起来,边上又正好有一处石坝斜坡处停靠,我们各自到僻静处解决难堪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吧?”我对贺之玲。

    她早有准备,现下也总算松了口气,“嗯,谢谢你啊煊祺。”

    “贺,你们那边好了吗?能不能过来一下。”是王康的声音,“我手划破了,给我一个创可贴。”

    我看贺还在收拾,于是“我给他们拿过吧。”于是从她的背包里拿了一张创可贴就跑了出。

    就在我转身跑出来的一刹那,忽然听到身后一阵尖叫,紧接着是一片水花激起是声音,转身一看,贺之玲的脚慢慢的没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所有人都惊恐的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掉水里了,怎么会……”我大叫!我很纳闷啊,我们之前找的明明是一块石头后面,虽然不平整,但是离水边还有点距离,怎么也不会不心摔进水里啊。

    “先救人!”

    王康脱下鞋子和外套,准备下水救人。

    我却猛的拉住他。

    “先别下,你们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王康问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“她怎么会掉下了连扑腾一下都没有?况且这水不深啊。”

    王康恍然大悟“贺会游泳,不会沉下一点动静都没有。莫非!是被人拽下的?”着就掏出了手枪,准备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皱紧了眉头,如果真的是人干的,也不至于贺之玲毫无防备,毫无反应。毕竟是警察,怎么会这样无声无息?我拿了照明灯找了一块较大的石头爬上,由上往下看,竟看到那水里的泥沙中,钻出无数个黑色的,手掌般大,肉虫般躯体肥胖,带着四肢,长着尖尖的吸盘似的嘴的怪东西!

    它们正紧紧按住贺之玲的身体,把她往泥沙中带!

    我记起来了,外曾祖笔记里恶鬼图鉴中提到过的,这是“食阴血鬼”,生活在阴暗地带,专好吸食女性的经血。

    曾听过这样的一个恐怖的故事。

    一个月经时期的女性在野外旅行,方正是在野外也就没有太在意,急了就在草丛里解决,顺便将脏巾丢掉,换了新的。她刚起来准备离开,扭头却看丢在地上的脏巾不见了,心里正奇怪,忽然脚下一滑,像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脚踝一下硬生生的给拖进了黑暗的丛林深处。

    同伴见她许久未回就寻找,找到的时候,这女人的身体已经半埋进了土里,挖出来一看,下体裤子没了,阴处一片血肉模糊,竟然是子宫都被掏了出来!所幸最后保住了性命,但是已经失了作为女性的根本……

    从,家中老人就告知过我,来了月事千万不可以在野外方便,否则会被贪食经血的恶鬼盯上!

    看来,的确是这东西没错!

    刻不容缓,我跳下石头拍了宋沐寰“把王康拉走!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“低级饿鬼,不难对付。被让他妨碍我。”

    宋沐寰反应快,冲进水中装作要帮忙救人,脚下故意一滑,他顺势抓住王康一同倒进了水中。

    我趁机一招招用界向咒一只只驱赶“食阴血鬼”,很快就将几只赶走!我赶紧冲过抓住贺之玲的手腕,将她拖出水中。

    恶鬼数量太多,与我形成逐力之势。我不得已于是单手抓住贺之玲,咬破另一只手指,用血液加大界向咒的力量,再次攻击,终于一次性解决了数只,赢得了宝贵的蓄力时间。

    “快来帮忙!”我大喊!

    宋沐寰和王康也赶紧从水中爬出来一起拉贺之玲,终于将她拖到了岸上。她已经昏了过。我们只能就地生火,先作停留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看,这是什么?”王康帮我一起给贺之玲急救的时候,现她头里挂着一个东西,似乎是从泥沙里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把那东西拿下来看,仿佛就是我之前在水面看到过的东西。现在仔细一看,那块东西不光是方正,还有些微微的弧度,像是房顶的瓦片,一侧的确有雕刻的花纹。那花纹也很奇怪,似蛇似龙,盘旋成圆形,只有一对爪子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宋沐寰的,那种曾经抓伤了凤爷的生长在墓里的“遁地蛇”,这恐怕不是一般人家的房舍会用的花纹,难道是墓中之物?

    。vip电影 www.1129zg.com  福利 微信公众号:影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