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小文学 > 修真小说 > 清怜记 > 第一卷 五洲修行 第六十六章
    白灯长老立刻摆出个笑脸,“他叫柳清怜?他是三公主的朋友吗?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嫣儿垂息一叹,看着白灯长老的模样,肯定是柳清怜被白灯长老误伤了。

    宇文嫣儿和白灯长老楞站了许久,宇文嫣儿才撒气般匆匆忙忙往客栈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“三公主,你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白灯长老跟在宇文嫣儿身后在整个中城到处窜。

    宇文嫣儿眉头锁着,带着无形的担心到处寻找,整个中城几乎被宇文嫣儿寻遍了,可就是没有柳清怜的影子。

    夜色降临,宇文嫣儿还是垂头丧气回到了客栈之中,看着那房间的门被打碎的地方,久久不曾挪步。

    “三公主,我们还是快回去吧,不然二殿下会担心的”白灯长老压低了声音,好似安慰般哄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宇文嫣儿眸光凝住,又无可奈何的轻声道:“白爷爷,他……,伤得重吗?”

    听后白灯长老楞在原地许久,也不敢做出准确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白爷爷,你回去吧,等御灵山开启后,我再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三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宇文嫣儿目光寒冷地看向白灯长老,那么一瞬,白灯长老竟觉得眼前这个从小带大的女孩何等恐怖。

    “三公主,他是你很重要的朋友吗?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嫣儿低下了目光,又缓缓撑起睫眉,“他受伤了。但他一定会来御灵山。我……,想知道他伤得重不重……”

    白灯长老不再说辞,宇文嫣儿慢慢走到桌旁,手指划过木桌。

    宇文嫣儿知道柳清怜去御灵山是有重要的事,或许是其他原因,宇文嫣儿相信柳清怜还会出现,她也还想再见他一面。

    随后的日子,宇文嫣儿每日都会出去寻找柳清怜,就算能够找到一点关于柳清怜的事,她都会笑逐颜开。

    “那位公子好像受伤了,模样很清秀,往那边去了,应该是姑娘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给,这是你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宇文嫣儿也寻到过柳清怜的踪迹,就像是躲与找,有意而为,宇文嫣儿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柳清怜。

    客栈的这个小屋,白灯长老从不敢进来,只能站在外面或去其他房间休息,而这个房间,每天夜晚宇文嫣儿都会睹物思人。

    那木桌是从前柳清怜常常休息的地方,现在……,那木桌上有一幅墨画。

    画中人栩栩如生,笔落处熏熏动人,唯一的缺陷,是宇文嫣儿画不出他的笑容。

    时日转瞬即逝,一个月的时间,在寻找和思绪中度过。

    “三公主,御灵山快要开启了,待会儿可能会出现很多强者,我们还是先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白灯长老推开了房门,宇文嫣儿此刻还坐在桌边看着上面的墨画。

    宇文嫣儿又慢慢将画卷起,收在法皿中,才转过头看向白灯长老,“御灵山,终于开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公主,你不会想要进入御灵山吧!”

    宇文嫣儿走到房间门口,与白灯长老凝神片刻。

    “白爷爷,你可以不进入,但你若是敢拦我!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宇文嫣儿和白灯长老擦肩而过,往客栈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的街道已经站满了人,且都是修士,那些中城的平民百姓都躲在家里。

    各式服装,各个宗门弟子都站在街道城墙,高楼上等待御灵山的开启。

    而中城的天空上,慢慢出现一个蓝色的漩涡,从下方还可以看到漩涡里面是一片森林。

    “快要开启了!”

    所有修士都抬头看向天空,那漩涡,就是御灵山的入口。

    此刻宇文嫣儿也站在下方,白灯长老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“天小剑,进入了御灵山可就没有规则了,你可要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一处城角处,一个青年对着旁边的妙龄女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!我清欢门何时需要规则来保护!”妙龄女子冷哼道。

    这次御灵山开启,三重天各个大宗门都来了,为了防止死伤过多,所以决定老一辈不得入内,只能由年轻一辈进入,老一辈就在外面减少御灵山的结界。

    此刻所有各门派的弟子都走到各个自的长老身后表明身份。

    城角处,青年对着女子露出坏笑,“现在可以回各自的宗门了!”说罢,青年往白云宗飞去,原来青年是白云宗的天骄,贺天霸。

    而女子,是清欢门的弟子,温小芙。清欢门,只有她一个弟子了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来到自己宗门的地方,而温小芙一个人站在一个地方。三重天的仙门保护很好,所有她才能一个人撑起一个几乎被灭门的门派……

    “天小剑?你也是来御灵山的,你们清欢门都这样了,你就算在御灵山得到了宝贝,难不成一个人享受得起?”

    此后正是白云宗的骨刊长老说出。白云宗是三重天的最大宗门,而这个温小芙剑术了得,被人称为“天小剑”,而且白云宗的天骄贺天霸还喜欢她,所有白云宗其实很想让温小芙摆脱清欢门的保护。

    一个人代表一个门派,还存留至今,不仅是各大门派的相互保护,其中更大的原因是温小芙的实力,别说贺天霸,就算是骨刊长老也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天才,白云宗很想收纳,所有还用过不少方法,想要撮合贺天霸和温小芙。

    目光都被转向温小芙,众人此刻再看天空,却发现御灵山已经可以进入了。

    “众派长老与我一同出力,减小御灵山结界,让这些孩子们进入!”骨刊长老朗声道。

    众长老都点头同意,运起灵力准备减小结界。因为御灵山是一个秘境,三重天还没有人能够一个人进入,所以各门派才合手。

    正是众长老蓄力聚集自身灵力是,一道青色光芒穿过,留下一道优美的残影,往御灵山跑去。

    众人都痴呆了许久。刚刚……,是个人进去了吗?

    众人也不敢乱想,因为速度太快,他们跟你们没有看清刚刚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若正是有人独自一人进入,那实力……。

    刚刚究竟是什么?如果是人,那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所有长老都停下了灵力,刚刚进去的东西实在是玄乎,这次准备进入御灵山的都是各门派的天才,容不得疏忽,所以各个门派长老都迟疑了。

    “消泊长老,你可看清刚刚进去了什么?”骨刊长老看向“锋晴派”消泊长老问道。

    锋晴派也是三重天的大宗门,消泊长老实力更是在场的实力象征,此刻消泊长老摇了摇头,凝思道:“那束青光,是灵力,而且很强!”

    这一说,各门派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还进不进御灵山?”陵水宗,亥珂长老问道。

    骨刊长老旁边贺天霸咧嘴道:“我们实力也不差,你们减少结界,我们这些弟子敢进去的就进去!”说到此处,贺天霸还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温小芙。

    骨刊长老却是摇头止住贺天霸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“进入御灵山都会分开,那人来历不明,实力……。我看需要慎重考虑”骨刊长老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各门派长老的脸色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矛盾思考的时候,却是白灯长老带着宇文嫣儿往御灵山入口飞去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白云宗的太长老吗!!!”

    所有人看向白云宗,骨刊长老立刻解释道:“白灯早已退出白云宗加入宇文皇室,他所做一切与白云宗无关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说,可白灯长老带着一个女孩进入御灵山人人都看见了。

    锋晴派,消泊长老道:“既然现在已经有人进入了,那我们就减少结界吧!”

    陵水宗,亥珂长老也道:“那便出手吧,这御灵山的宝贝我们陵水宗还想分点羹呢,哈哈。”

    说罢,所以宗门长老向天空处蓝色漩涡打去灵力,结界减弱,一个个弟子往里面飞去。

    贺天霸也不犹豫,一个矫步进入了里面,温小芙也进去了,一时进去的弟子数都数不清,大概上千人。

    等到年轻一辈几乎都进去了各长老才收回法力,等在外面,等御灵山关闭前再施法减小结界。

    御灵山。

    此处是一片无艮的森林,每一棵树几乎通天,树根相连,密密麻麻的树叶遮住了整个森林的光亮。在这片无际的森林,抬头不见光。

    “白爷爷呢……”宇文嫣儿此刻坐在地上一脸茫然的环视周围。

    从地上慢慢站起来,宇文嫣儿拍扑着沾在瑶裙上的小介渣,脸上还有些惊恐未定。

    刚刚看见一束青光进来,宇文嫣儿觉得那是柳清欢,然后才求着白灯长老带她进来,本来宇文嫣儿紧紧抱着白灯长老的,可刚刚眼前一晃,就变成自己一个人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御灵山……,会不会有凶兽呀……”宇文嫣儿磨着小白牙,脑子里出现了莫明其妙吓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从掉到这里,宇文嫣儿就没有走多远,总觉得附近有东西,反正宇文嫣儿心理作用导致自己害怕。

    又过了许久,御灵山就像是一个独立的空间,被森林遮住,没有白天黑夜,永远是昏黑落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贺大哥,前面是个人!”

    不远处,贺天霸找到了白云宗的几个弟子一同前行。

    贺天霸几人停了下来,而他们面前是一个穿着红衣长裙的女子背影。

    看着身材倒也不错,贺天霸带着命令的语气道:“前面的姑娘,不知姑娘是什么派的?我想我们可以一同前行,也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贺天霸说后女子迟迟不回答。

    “贺大哥,她好像听不到我们的话”一旁的白云宗弟子靠近贺天霸悄声道。

    “哼!听不见我的话?”贺天霸往红衣长裙女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里很危险,我想……”贺天霸一边说着,一边把手伸向女子,摸在女子肩上。

    “嗯?”贺天霸手还搭在女子肩上,听见女子好似在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可是害怕?”贺天霸拉过女子的肩想要一睹女子面容,女子被贺天霸一拽,身也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没等贺天霸看清女子容貌,女子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霓裳羽衣,轻佻瑶琴,碧波荡漾,柳絮濛濛,血沾襟!泪落痕!”

    悠悠美丽悦耳的女子声音不知从何来,贺天霸几人看着周围望着头,想要寻找声音的来处。

    “划颌颈!染长绫!”

    那声音越来越奇怪,甚至慢慢变得如同声撕力吼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瞳丝血!破指甲!”

    声音变得如同尖叫一般,到最后仿佛是婴儿的声音?童子的声音?女子尖叫的声音?

    “嘿嘿嘿!歪脖树上牵红线!挂白布兮红花轿!高堂之下指死马,俊俏三郎爱风流。悲!悲!悲!嘿嘿嘿哈哈哈。马死血染塘,妾死血沾堂,嘿嘿嘿!死!死!死!”

    诡异的声音就像铃铛一样刺耳,却又不断回绕在耳边。

    “贺大哥,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!”一个弟子满脸苍白,吓得浑身颤抖,耳边还在回响着刚刚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,会不会是……,鬼叫哀!”另一个弟子靠近贺天霸害怕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贺天霸和四个白云宗弟子都害怕得围在一团。

    贺天霸正准备说话,那声音又响了起来,而几人身后,又出现了一个红衣长裙的背影。vip电影 www.1129zg.com福利 微信公众号:影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