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小文学 > 修真小说 > 逝道 > 第11章 弑洪剑
    第七山是外门中最矮的一座山,此刻许皓正走在前往山顶的台阶上,而因为有了红色的亲传弟子的身份令牌,此山的威压已经在许皓的身上消散了。

    很快,许皓便来到了山顶的长老殿处,刚欲踏入,便从殿中传来了一声娇斥。

    “许皓!你给我说清楚,为什么不等我就走了!”

    殿里陈蒙正如往常一般坐在正中的黑白双鱼上,其旁正是一脸怒意的陈霓云。 许皓此刻低着头进了长老殿,向着陈蒙单膝而跪:“徒儿拜见师尊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似感觉到一旁的女儿的怒意,陈蒙此刻又沉声开口,“皓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许皓摸了摸腰间的储物袋,此刻望着这金碧辉煌的大厅,心中有了一丝压抑,体内刚刚与钱方斗法而产生的伤势此时似隐隐的被引动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回师尊,徒儿之前在藏经阁内偶遇到了当初接引弟子入山的贾柯,便一时兴起,和他叙了叙旧,就没有等到云儿师姐了,实在是徒儿的过错,还请师父责罚!”

    许皓向师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,似在暗示着什么,而在云儿看来,却是一脸的虚伪之色。

    “哼!骗子,枉我辛辛苦苦为你找了一部黄阶九品的功法,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!”

    云儿仍是怒意不减,一身淡紫色的长裙随着云儿气势的迸发而舞动起来,远远望去,好似一个从仙界下凡的仙女一般。

    陈蒙一听到许皓的言语,再注意到了其脸上充满激动的表情后,便立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,此刻微微点头,脸上露出了一丝赞赏的味道,而转瞬间,口中就厉声开口:“小子!你是活腻了吗,连为师女儿的鸽子都敢放,明日就卷铺盖下山吧,以后别让我在须弥派看到你,否则看你一次就打你一次!”

    陈蒙一脸的愤怒,仿佛是他自己被放了鸽子一般,其不容置疑的话语听来更是毫无破绽,就好似真的要下定决心驱逐许皓出山了。

    闻言,不仅云儿,就连许皓都是木的一震,他此刻是真的被师父的话语给吓住了,“我难道哪里真的做错了吗?”许皓心中不禁暗自疑问。

    云儿此时的娇容上更是露出了一股迟疑之色,她其实并没有真的想驱逐许皓,只是想稍微的教训一下他罢了,此时小心的看向了身旁的父亲:“父亲....其实...”

    还没等云儿说完,陈蒙就狠狠的瞪了一眼许皓。

    许皓立即明白了师父的意思,此刻脑海中灵光一闪,立刻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之前从钱方那儿得意到的一对青色的小铃铛,伸手递给了云儿:“云儿师姐,这是我后来在坊市上看到的一个小玩意儿,特意为师姐买了下来,还请师姐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“哼!区区一个下品法器就想消我女儿的气,我看你是把我当作小孩耍了是吧!”云儿伸过手刚要说些什么,就被陈蒙的一声厉喝给止住了。

    许皓又是无言以对,站在一旁满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爹爹...这对铃铛女儿觉得不错...就原谅许皓吧。”云儿在一旁看着许皓,心中也不觉得出现了些许怜悯之意。

    “额...既然女儿都这么说了,这次我就姑且饶你小子一次,但若还有下次,就算是掌教来为你求情,我也还会扒你小子一层皮的!”

    “是!师尊教训的是,弟子定会谨记在心。”许皓总算松了口气,随即又不假思索的开口,“多谢师尊赐予的功法,徒儿此次修炼颇有成效,但还有一些不明了处,希望师尊稍加指导。”

    “此法是为师年轻时闯荡历练而得到的,不分品级,你修为愈高,其威力也就愈强大。”陈蒙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又如往常一般温和的开口。

    许皓心中已经越来越佩服眼前的这个看似矮小的师父了,此举既平息了女儿的怒火,又很好的在女儿面前不痛不痒的惩罚了许皓一番,如果没有对女儿的了解达到了一定的程度,是绝不会如此成功的运用这种方法。许皓在心中自叹不如,想要达到师尊心智的那个境界,自己确实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    云儿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,根本就不知道眼前的两人在说什么功法,刚欲开口询问,就被父亲一道冷不丁的话语给打断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许皓心头一惊,发现此刻身上之前的伤势已经显现了出来,并在这个殿内好似有一种奇特的力量在修复自己的伤势

    “是,徒儿之前遇到了一个内门的洪极师兄身边的随从,说是自己不能与云儿师姐走得太近,就因此与徒儿大打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啊?小皓子,你受伤了吗?”云儿此时一脸的焦急之色,粉拳紧握,“哼!那个洪极实在是欺人太盛,不过是练气十层而已就敢如此嚣张,下次见到他一定要让他见识到我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,让为师看看。”陈蒙的脸立刻阴了下来,单手放在了身下的八卦之上,向其中输入了一道灵力。

    顿时间,此者青光大闪,正中的黑白双鱼也交相转动起来,许皓一步踏入了进去,身体即刻就漂浮在了空中,殿中的九条金柱也金光大闪,不断地将天地中的灵气聚集过来,汇集到了许皓身上。

    许皓心中一惊,没想到这个大殿中竟蕴含了这样的一个疗伤阵法,更有聚灵提升修为的功效,这绝不是普通的修士能够做到的,此刻对师父的修为又有了极大的好奇之意。

    “哼!好你个裴凝云,竟敢如此地对待老子的弟子,还有那个姓洪的小辈,你的好日子也到此为止了!”陈蒙此刻站起了身,似遥遥的望向了内门所在,脸色霎时一变,“那个打伤你的小喽啰是谁,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他叫钱方,练气六层,不过已经被我杀了,要不是他的修为比我高,此时早就被我炼成活傀了。”许皓的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一丝骄傲之色。

    “啊?”云儿此刻瞪着她铜铃般的大眼睛,面露不可置信的神色,“你就这样把他杀了吗?我记得你好像只有练气五层的修为啊,要是门派追究起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还得多亏了师父的那把银色的飞剑,居然是一把上品的法器。”许皓拍了拍储物袋,“我许皓从来都不主动招惹别人,但是人若犯我,我必还以十倍的颜色!”

    “好!这才像为师的弟子,就是要有这种魄力!”陈蒙面露赞赏的神色,“第一次杀人,紧张吗?”

    闻言,许皓着实一愣,他才意识到这是他此生第一次杀人,而心中却没有发现些许的忐忑之意,“没…不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走,为师带你去再多杀些人!”陈蒙一连说了三声好,还没有给许皓反应的时间,随即大袖一甩,带着许皓和云儿化作了一道长虹飞向了中心岛。

    内岛被分为东西南北四个部分,每一个部分都有一个结丹大长老管理,而中心的祭坛广场则是掌门和门派的宗祠所在。

    此刻东岛处。

    在一个洞府中,一个身穿金袍的修士正盘膝坐在上方床榻上,其旁站着六七个红袍修士。

    “钱方为何这么长的时间都还未归来?”

    “额…这个…”回答的那个修士吞吞吐吐,神情透着慌张,似想要隐瞒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给你三息的时间,再不说以后就不要再进此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洪师兄,钱方他…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洞府正是洪极与他的一干随从所在之处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洪极猛地睁开了他先前微闭的双眼,立刻从床榻上站起,来到了说话的修士跟前,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“钱方他,死了!”

    “废物东西!”洪极怒极一吼,一脚将眼前的这个修士踹飞了出去,“居然被刚入门的小子给杀了,真…不对!那个姓许的绝对没有这个实力,肯定是被云儿或是那个老狐狸暗中出手所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洪师兄,还请息怒,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,门内禁止弟子相互残杀,不管是谁出得手,我们都先禀报给宗门,让刑事堂的长老来处理,这也算完成了裴长老所托付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开口的是洪师兄身旁的一个尖嘴猴腮修士,此人一脸的谄笑,看上去就是一副小人的作态。

    洪极闻言,脸色顿时一松,平复了一下心绪,又如往常一般开口:“候师弟说得对,是师兄先前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洪极上前扶起了被踹飞的那位修士,脸上挂满了一副虚伪的歉意。

    “好!候师弟,你先带人去刑事堂禀报这件事,之后我在为云儿求情,让宗门下令将这个罪人赐给我…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!!!”

    就在洪极与一干弟子谈话间,一道倩影突然从洞府门口冲了进来,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道金色的匹练。

    洪极一个措手不及,立刻被这道匹练击飞了出去,撞在了洞府的墙壁上,面色通红,一道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陈霓云!你是怎么进来的!这个洞府的阵法至少是筑基境的修士才能破开,你…陈蒙!!!!”

    “放肆!老夫的名讳也是你等黄口小儿能叫的吗!”

    此刻云儿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矮胖的身影,其旁还有一个俊朗的修士,正是陈蒙和许皓一行无疑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完蛋了,你们第七山都统统完蛋了,宗派不会放着你们这群疯子不管的!”洪极放声而笑,此刻他心神大乱,能所倚仗的就只剩宗门了,“陈长老,你一个筑基期的前辈欺负我一个练气十层的小辈,你就不觉得羞耻吗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笑话!你派一个练气六层的修士去打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弟子,还好意思说我欺负你?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他!你一个外门长老杀了内门的弟子!”

    “放屁!你哪只狗眼看到了我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他…他的命牌碎裂了!”

    “放屁!宗门里那么多碎裂的命牌,难道都是老子杀的?!!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!!”洪极此刻双眼都通红了一片,尖叫开口,“就是你杀的,就是你杀的!!!”

    “放屁!放屁!放屁!你小子就是在放屁!”

    随即,陈蒙双手向下一按,洪极的修为即刻从练气十层被压制到了练气五层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许皓!”陈蒙一把将早已愣在原地的许皓叫醒了,“过来!我给你的那把飞剑取名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许皓从储物袋中拿出了那把银色的飞剑,紧紧的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从此之后,就叫做弑洪剑!!!”vip电影 www.1129zg.com  福利 微信公众号:影购